人民网地方联报网

发布日期:2021-07-01 23:25   来源:未知   阅读:

  湖南2家科技企业孵化器晋级“国家队”,他很精明,拿受贿款购买房产、炒股、成立公司、收购电站,并在国内外进行投资。

  他平步青云,当上副市长后谁都看不惯,不仅包养多个“二奶”,还进歌厅找小姐;

  2001年12月4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四川省建国以来最大的个人贪污受贿案——原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案。这起继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刘中山、副厅长郑道访贪污受贿案之后的又一特大案件,再次轰动四川。

  2002年1月15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对原乐山市副市长李玉书受贿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玉书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对其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收缴;数罪并罚,决定对被告人李玉书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上午10时30分,在两名法警的押解下,李玉书脸色灰白,走进审判庭,中央驻蓉新闻媒体及成都部分新闻单位数十名记者的“长枪短炮”一齐对准李玉书。他脚穿棉鞋,身着黄色长大衣,站在被告席上耷拉着脑袋。随后,负责审理该案的审判长何仁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宣读了长达45页的判决书。

  法院经审理认为,1996年4月至2001年4月间,被告人李玉书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其担任乐山市交通局局长、副市长期间,利用其先后兼任成(都)乐(山)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成乐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乐(山)峨(眉)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乐山大渡河大桥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乐山星源交通开发总公司董事长职务之便,接受杨树清、徐建洪、余大明、梁瀛、严正西、雷志彬等人的请托事项,为其谋取利益,并先后分别索要和收受贿赂现金人民币816万元、凌志IS200型轿车(销赃后获款人民币57万元)和马自达929轿车(销赃后获款人民币15万元)各一辆,劳力士手表(价值人民币5.46万元)一只,以上款物共计人民币893万余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特别巨大。除劳力士手表一只,凌志IS200型轿车和雷志彬所送5万元外,其余均系索要所得,具备法定的从重处罚情节。此外,被告人李玉书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其财产收入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本案中有242万元人民币、9.1万元美金,李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据此,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当审判长询问李玉书是否服此判决和上诉时,李答非所问地称:“我能提两个问题吗?”审判长重申:“你是否服此判决、是否上诉?!”李恍然大悟,用极其细弱的声音回答:“我不服判决,我要上诉。”随后李玉书被法警迅速押出法庭。

  此案公诉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李玉书一案对四川省在打击犯罪、惩治腐败方面起了积极的作用。”据其透露:本案涉及到的所有行贿单位和个人,下一步将依法分别追究其刑事责任。

  为了弄清贪官李玉书的幕后新闻,记者日前深入到他曾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追踪调查采访近半月,获悉李的四大秘闻:升迁、贪色、敛财、伪装。

  李玉书,四川省资阳人,1955年9月出生在资阳一偏僻的小山村,家境贫寒。其母在60年代因贫困和饥饿,像当时的许多人一样,患水肿病去世。那年李才5岁,过早失去母爱的他意志坚强。其父是远近闻名的杀猪匠,拉扯着几个儿女含辛茹苦,艰难度日。李玉书从小就懂得生活的艰辛,上小学时,每天早起拎着竹篼满山转一趟———拣狗屎,然后才去上学;放学后李还要放牛、割草、砍柴。由于他年纪小,每次割得的草都比自身还重,他咬着牙背回家,常常累得眼冒金星,因而,李玉书身材矮小,据说就是那时累的;上中学时,李玉书每月以两斤大米和30斤红苕度日,靠一盏煤油灯照亮前程。他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乐山市五通桥一工厂当了一名普通的技术员。

  他生性好强,工作勤奋,兢兢业业。厂里搞基建,他主动要求参加义务劳动,带头光着膀子干得大汗淋漓。这一切,都被厂领导看在眼里。厂领导觉得李玉书年轻上进,又有文凭,是棵好苗子,便有意培养他。不久,他迎得了一个姑娘的芳心。两人恋爱一段时间后,结婚生下一个女儿。李玉书工资微薄,多亏妻子精打细算,才使三口之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李玉书一心扑在工作上,年年被厂里评为“先进工作者”和“生产技术标兵”。后来,李玉书从一名技术人员提拔为副厂长。

  当上副厂长的李玉书,令人羡慕不已。因此,逢年过节便有厂里职工提着礼品登门巴结。开始,李玉书说啥也不肯收,怕影响不好。送礼的人背后骂他假正经。李玉书觉得老是这样把送礼之人拒之于门外就意味着不给别人面子,他开始半推半就笑纳礼品。时间长了,就觉得这没啥了不起。再到后来,李玉书自己也成了送礼之人,他觉得有些人和有些礼是非送不可的。送了,办事顺利,不送则寸步难行。由于李玉书很懂事,他的朋友和关系日渐多了起来。

  一次很偶然的机遇让李玉书双眼发亮,他盯上五通桥区空缺着的副区长位置。动了许多脑子和关系,终于如愿以偿从厂里调到五通桥区担任该职。从此,他的仕途平步青云,先后任五通桥区副区长、区长、乐山市交通局局长,直到案发时任乐山市副市长和乐山市市中区人大代表。

  据关某交待,他曾帮李玉书开过一辆马自达轿车,但该车原是四川京川交通工程公司的。据此,专案组干警找到该公司负责人雷志彬。据雷陈述:1998年至1999年间,他的公司在成乐高速路指挥部承建交通安全设施工程期间,李玉书经常借用雷志彬妹夫的马自达929型轿车。1999年12月,李玉书约雷志彬到宾馆吃饭,在饭桌上,他向雷提出把马自达便宜处理给他,事后李玉书一直没有付款。

  关某后来按李玉书的吩咐,将该车过户到自己名下,又按李的要求将车卖出,实得款22万元,关某给李玉书汇报说卖了20万元,李表示同意。后来,李从关某处取走15万元,另5万元案前仍让关某保管着。

  专案组在调查中发现,关某曾与杨树清、俸世雄及李玉书的侄儿王德军等人在成都成立了成都蜀达实业公司,在中央花园购买了一套房子,没有具体运作过什么业务,只是一次按李玉书的安排,同俸世雄与成都罗德园艺公司总经理梁瀛签订一份虚假的草籽购销合同。罗德公司后来就以预付草籽款的名义划来24万元,关某与俸世雄又按李玉书的指示将此款取出交给了杨树清。

  专案干警先后赴南充、遂宁等地,最终在成都找到了梁瀛。梁交待了送钱给李玉书的事实:1999年10月,罗德公司在成乐高速路取得了960万元的绿化工程后,李玉书多次找到梁,称梁在成乐路取得这样大的工程应该有所表示。梁瀛后来按李玉书的要求,采取签订虚假草籽购销合同等分4次通过转账和付现金的方式,送给李74万元。同时,李玉书在给其情妇赵某买车时叫上他和乐山人严正西一起去,严出了10万元的车款,梁没有出钱,只是按李的吩咐将车上到自己的名下。

  专案干警同时找到俸世雄,俸是李玉书的外侄。他证实了有关虚假草籽购销合同及划款的情况,还交待他曾经手的大笔现金都是由李玉书的妻弟媳马卫交给他,让他全部交给了王德军。

  当专案干警第三次找到王德军时,他才刚刚知道李玉书被抓起来了。据他陈述,俸世雄每次转交给他的钱,都是由李玉书安排的,前后共有300多万元,都按照李的吩咐全部投入到一家电气公司。

  该公司成立于1999年12月3日,注册资金50万元,办公地点设在成都百花芳邻吉祥楼和名人楼的2套房子里。工商文件记载出资人为另外3人。2000年7月,该公司变更为外商独资企业,法人代表叫柳建,持加拿大护照。在调查该公司固定资产时发现,2套用来办公的住房价值为136.8万元,户主为李玉书的妻弟媳马卫。此外,该公司还在百花东路购买门面房一套,登记房主为柳建,价值91万元,而该处正是李玉书交给情妇赵某开的“悠悠茶坊”的门面。

  专案组指派专业司法会计对该公司的账务及业务往来进行审查,渐渐地,这家公司的线万元注册资金系李玉书所出,2套办公住房和茶坊门面的购买资金由李玉书提供,公司收购四川大邑西岭镇政府沙坪水电站的415万元中,承接原电站债务100万元,实际付出现金315万元,加之用于公司其他支出,共花费381万元。从账上看,这381万元是柳建个人借给公司的,实际上全部是李玉书交给其侄儿王德军的现金存折及存单。

  通过调查取证,这家公司实际就是李玉书开的,该公司收购沙坪电站和购买3处房产及公司注册资金的钱共计658.8万元均系李玉书个人所出。

  在专案组的强大攻势下,徐交待了李玉书伙同其妻弟媳马卫向他索要350万元的经过:1998年初,在李玉书的“关照”下,徐建洪以其2家无资质的公司,承接到了成乐高速路的一个路基工程和绿化工程,1999年底,李玉书得知这两个工程盈利700万元后,当着马卫向徐表示,他要350万元。之后,在马卫的协助下,李如愿以偿。

  专案组干警发现,马卫与乐山市交警支队的某科长经常联系。干警找到该科长后,他交待几天前曾与马卫一同前往上海,马离开乐山时将280余万元的股市资金转移到他名下,要他保管。

  2001年7月11日,干警在监控该科长时发现一个从无锡打给他的电话,而马卫的老家就在无锡,她很有可能在老家。两名干警急赴无锡,在马卫的父母宿舍外等了3天,然后跟着其父母一路到上海,次日又乘飞机到福州。干警从接机人群中发现了马卫,迅速将其带往福建省检察院,于8月16日押解回川。

  李玉书在疯狂敛财的同时还贪恋女色。据介绍,1994年时任乐山市五通桥区长的李玉书,就与一曾姓女子保持一种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直到他后来调任乐山市交通局局长,依旧与该女来往。但令曾女万万没料到的是,李玉书竟对她耍得要好的同学陈娟(化名)下“黄”手,他看中陈身材好,人又比曾女漂亮。为长期霸占陈娟,他设计拆散了她的家庭。他向陈下跪许诺说:“你离婚吧,我要和你在一起。现在你们厂效益不好,只要你答应,我就把你调到某局进入正式编制。”陈娟从恐惧、躲避到默认。但她在与前夫签下离婚协议时流泪了,因为前夫曾给她留下一句撕心裂肺的话:“如果有一天你想回来,我和女儿随时欢迎你。”陈娟跟定李玉书后,他没有失诺,利用职权将陈娟调到了某局上班。

  “吃水不忘挖井人。”李玉书与陈娟好上后,他并没有冷落曾女。据称,他花巨资在乐山思太大厦为两个女人各购买了一套住房,一个住楼上一个住楼下。李玉书楼上楼下来回跑,他希望两个女人“和睦共处”。据知情者透露,两个女人还真未闹过别扭。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娟眼角皱纹多了。为了把爱吃腥的“猫儿”套牢,保持恒久魅力,陈还为李玉书先后做过两次美容手术,拉过一次皮。

  陈娟也曾与李玉书闹翻过。那是因为李当上乐山市副市长后,在担任成乐高速公路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的日子里,李常常借口工程工期忙不能回“家”,引起陈娟猜疑。有一回,陈娟跟踪李玉书到成都,发现他又有了新“家”,气得她觅死寻活,李玉书费了许多心血方平息了这场风波。

  据称,李玉书在成都包养的情妇中有空姐、歌舞团女演员和在校女大学生。更为荒唐的是,李玉书在多个“二奶”处熬红了眼睛,身体拖垮了,回乐山市政府却叫苦诉说:“哎,成乐高速路工期短,要赶在国庆前通车,只好打夜战了!”为此,他曾多次受到表扬。

  1999年6月,在成都市某咖啡厅打工的赵某经人介绍,认识了李玉书。李对漂亮可人的赵一见钟情。几天后,他主动与其联系,二人从此变得熟络了。李玉书告诉赵某,他在新加坡做生意,名叫李理,40多岁了,还未处理个人问题。每天忙于工作,天南海北到处奔波。虽然挣了不少钱,但还未真正碰上合适的女子。他说他对赵某感觉不错,愿意深交处个朋友。赵某见他说话诚恳,也就答应了。当晚,他们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当时赵只有16岁。一月后,李玉书觉得赵女单纯可爱,就对她实线月,李玉书以赵某的名义在成都丽都花园购买了一套价值61万余元的房子送给她。2000年7月,李玉书利用关系,将赵某的户口从攀枝花市先转到乐山市五通桥区,再由五通桥区转到成都市石板桥滩落户。同年10月,李玉书将成都市百花东路一门面交给赵某,并拿出18万元给她,让她将门面装修成茶坊,取名“悠悠茶坊”,由赵负责经营管理。2001年4月,李玉书为赵购买了一辆富康车,上户时用了梁瀛的名字。

  从茶坊装修之日起,李玉书就一直安排名叫关某的成都小伙子协助赵某,并当她的司机,每次李玉书来到成都,都由关某负责将赵送到李所住的宾馆。

  2000年刘中山案发后,李玉书害怕被查到他为赵某购房一事,于同年6月专门找到一个叫徐建洪的乐山人,让赵某把购房资料交给徐,让徐冒充买房人。赵某称,除上述房产外,李玉书并未将其他财产交给她保管。

  2000年7月的一天,李玉书应邀去乐山某军分区军械库施工现场指导工作。他比比划划,从城市规划说到资金运作,与司令员宋某在工地上忙到中午1点钟,还顾不得吃饭。宋司令打心眼里佩服李副市长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便热情邀请他到乐山有名的西霸豆腐酒店进餐。还请了分区其他领导作陪。

  这餐饭,6人一共吃了100多元钱。李副市长得知后,当场非常严肃地批评说:“老宋啊,军分区经费那么紧,你何苦这样铺张浪费嘛。我们作为党的干部,要节约。我这人从来不讲排场,下不为例哟。”一番话弄得宋司令十分尴尬,但他心里更加佩服李副市长:难得的好官。

  同年8月底,工程即将结束。一天,李副市长又来到工地上,忙碌到中午12点过。李副市长挥挥手对宋司令说:“走,出去吃饭了。”宋司令上了李副市长的专车。他们一行坐车来到乐山市公安局斜对面,李副市长急忙叫驾驶员停车,他下车后带领大家直奔一家面馆,且边走边说:“我最爱吃这家面馆的面条了,面质好,味道不错。我经常来。”随后他又大声说:“大家随便吃,今天我私人办招待。”接着他又对宋司令说:“老宋呀,我这人一点不讲究,在修成乐高速公路时,我车上只有两样东西:矿泉水和饼干。饿了,胡乱吃几口照样干工作。”

  那天,李玉书花钱请大家吃了一碗面条。从此,他留给宋司令的印象是清正廉洁。但这一美好的印象,后来被现实击得粉碎。李副市长东窗事发,被检察机关依法查办。查出其受贿索贿816万元,另有278万元人民币、美元9.1万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宋司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愤愤不平地说:“李玉书还真会伪装,把我都骗了!”

  中共中央总书记在中纪委第四次会议上指出: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江总书记强调,党内存在的一些消极腐败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有的还日趋严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相当一些地方和单位的党组织及领导者治党不严,对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疏于教育、疏于管理、疏于监督。他告诫全党: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像李玉书、刘中山、郑道访、陈同庆、胡长清和成克杰等贪官们,多年身居高位,竟忘了党性原则,忘了忠告,忘了手中的权利是人民给予的,将贪婪的双手伸向每个角落,疯狂敛财,与人民的意愿背道而驰,走向深渊,走向毁灭,成为一面为官的反面镜子!

  然而,历史是不会忘却的。因为腐败问题关系到国家的兴衰存亡,无疑,新世纪反腐斗争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责任。

  江雪口述:我认识李玉书是在去年冬天。那时,我在一家娱乐城上班。我记得那晚下着毛毛雨,刚上班不久,娱乐城就来了一拨人,经理叫我去陪一个40多岁的先生唱歌。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气度不凡、穿着讲究的先生是我们乐山市的副市长李玉书。吓得我直吐舌头,因为我讲了许多自认为不该讲的话。

  陪他一同来的是我们娱乐城的常客,乐山市大名鼎鼎的澳商老板卿太辉弟弟卿某,这人扯得很,好吹牛,脑瓜子灵醒。有一次他吹过头说,我们李副市长想跟他睡觉。哈哈哈,把我笑死了。

  在我记忆里,李玉书来过几次。但卿某却经常来,不是陪当官的就是把他的那帮兄弟带来耍。卿某每次都点我坐台唱歌给他听。人熟了,他啥话都敢讲。有一次,他真心对我说:“江雪,你年纪轻轻的,为啥子要干这一行呢?到我们公司去上班嘛。一月拿1000多块,能养活自己就行了嘛。”当时我觉得这人挺好的,就顺口答应说:“要得。”他也干脆,当场就把手机号留给了我,并告诉我哪时不想坐台就给他打电话说一声。

  又一天晚上,卿某陪李玉书来耍。我与李合唱了一首歌,坐下来休息时他忽然捏着我的手说:“江雪,我给你讲一个赚钱的办法。如果你想出来了,我就奖你1000元钱。”我忙问:“啥办法?你说来听听。”他故意在那儿摆着架子说:“比如八十年代初,买什么都要凭计划。一个朋友托你买一辆自行车,而这车只有你才能买到,因为你有一定权力。但你朋友只给你180元钱,商场里买多买少每辆车都这个价。你想想怎样赚钱?给你3天时间。”

  我回家想啊想啊,就是想不出在买车上怎样赚钱。3天时间过去了,李又来到我们娱乐城,并详细给我讲解赚钱的办法。他说:“一个人买一辆自行车180元,你再去发展第二个,又有180元,加起来你就有360元。你拿出180元去商场买一辆自行车给第一个人,你手中始终有180元钱www.yncv.com.cn像这样的项目发展10个、100个或1000个,你算算你手中有多少钱?这么大一笔资金,你就可以做很大的生意。”原来,他绕了一个大圈子是想向我说明:如何空手套白狼。

  又一次,卿某来娱乐城,刚坐下来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流露出不满的情绪说:“乐峨路修好了,现在政府又叫我们拿800万来安装路灯。”“装啥子灯呵,要那么多钱?”我惊讶地问。他说:“就是一般的路灯,我们去厂里调查摸底,厂方告诉我们只需180万元就搞掂了。狗日的李玉书心太黑!”

  随后,我们点唱了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主要想逗卿某开心。他还吹牛说:“李玉书给我一亩地种鸦片搞科研,但我没干。”我说:“要了嘛,你不晓得有好歪(四川方言:厉害的意思)!”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把我笑惨了。(《新闻周刊》逸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