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我党隐蔽战线百年斗争秘闻】邹毕兆:密码化“灯笼

发布日期:2021-06-15 13:10   来源:未知   阅读:

  邹毕兆(1915-1999年),湖南新邵县人。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6年2月加入中国,在四次反“围剿”战斗和长征中多次截获、破译敌人军事密电码,1934年周恩来、朱德亲手授予他“红星奖章”,是“破译三杰”之一。1946年参加中原突围,任鄂西北军区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新中国成立后,邹毕兆历任邵阳军分区第一任司令员,湖北省水利厅副厅长,安徽省工交部副部长、科委副主任,邵阳地委副书记、地革委副主任,湖南省电子工业局副局长,国防工业办副主任、党委副书记,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1988年,邹毕兆写了一篇回忆录,题目叫《玻璃杯》。开篇第一句话就说:“说‘和蒋介石打仗,我们是玻璃杯里押宝,看得准,赢得了’。这个玻璃杯就是破译敌人密码工作。”

  邹毕兆15岁参加红军,任红三军七师组织干事。17岁时被部队推荐参加总部无线电训练班。因为他读过私塾,记忆力强,摩尔斯明码背诵如流,并且有股湖南人吃得苦、霸得蛮的劲头,很快在红军报务员中崭露头角。

  1932年10月,我军第一个无线电侦察单位——中央红军总司令部二局在福建建宁成立。11月16日,局长曾希圣和报务员曹祥仁破译敌军第一个密电码,时任红三军团军团长的彭德怀立即打电话给曾希圣,要“送一个好脑袋”给他,推荐邹毕兆到二局。到二局破译科工作后,邹毕兆很快显露了他的才华。

  二局的地位极为重要,许多军事战略决策、战役谋划,都要依据二局破译的敌军情报最终确定。

  1933年1月,蒋介石发动第四次“围剿”,调动50万大军,企图将红军歼灭。而中央红军此时兵力只有4万人。蒋介石派九十师由抚州进到浒湾,师长吴奇伟出发的电报一经发出,邹毕兆和破译科的同志就立即破译出来,九十师遭红军痛击。

  蒋介石又调动大军分三路企图断我后路,邹毕兆等人及时掌握了这一情报,红军在两天时间内将正在调动集结的第五十二师、第五十九师一举消灭。蒋介石再出动两个师,从中路向广昌前进。破敌密电后www.hljb3.com.cn。红军将第十一师基本歼灭,第四次“围剿”在我根据地边缘被粉碎。“蒋介石的首脑机关和凡配有电台的师、旅以上的司令部,他们干什么,只要通过电报,我们也就知道。”邹毕兆后来回忆。

  1934年“八一”建军节,周恩来和朱德亲自为19岁的二局破译科副科长邹毕兆颁发三等红星奖章。据统计,红星奖章只在1933年建军节、1934年建军节和1935年7月颁发过3次,共计颁发166枚。

  蒋介石在第四次“围剿”惨败后,亲自到崇仁陈诚的中路军指挥部视察。邹毕兆和二局的同志通过破译的密电获悉,蒋介石定于日间取水路回南昌。周恩来和朱德立即致密电给彭德怀,令其截击。后来蒋介石临时改乘汽车,侥幸走脱。据老红军江华回忆:当年彭德怀接到密电后,立即选择200名精兵,指定我为队长,我们身背钢枪、马刀、绳索,随时准备瓮中捉鳖,蒋介石真来,肯定会被捉。

  “我们制造的大玻璃杯,把这位委员长也扣在里面。蒋介石变成了我们日日夜夜控制着的杯中人主角。”邹毕兆亲手记录了中央红军到达陕北之前破解的所有密码,邹毕兆给它取了一个很贴切的名字《心血的贡献》。册中记载:从1932年10月至1937年底,军委二局共破译蒋介石中央军和地方军的各种密电达1050个,平均每月17个,而敌军破译红军密电是0,蒋介石实实在在活在我党制造的大玻璃杯中。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1934年10月,红军开始长征。长征初期,中央红军连续突破了3道封锁线日,邹毕兆和二局的同志从破译的敌密电中得知,蒋介石紧急布置两个兵团向湘江上游集结,形成口袋状的第4道封锁线。当时就提出不要过潇水的建议。博古和李德听不进任何不同意见,顽固坚持去湘西和红二、六军团会合,不顾一切地硬往敌人的口袋里钻,结果受到很大损失。

  1934年底,中央红军根据邹毕兆等人破译的敌人密电,绕开了敌人精心设置的口袋阵,来到敌人兵力空虚的贵州。1935年1月3日,红军突破黔军把守的乌江天险,1月6日,红军智取遵义。中央利用这个宝贵时间召开了“遵义会议”。邹毕兆和二局的同志日夜守候在电台旁,注意每一个信号,保卫遵义会议的顺利召开。直到1月19日红军离开遵义。后来对二局局长曾希圣说:“没有你的情报,博古可能只会‘博古’不会‘通今’,不会同意改变行军方向;不去贵州,何谈遵义,遑论遵义会议了。进军贵州,你是出了大力的。”这其中自然也有邹毕兆的功劳。

  “长期破译蒋介石的密码,好似孙悟空钻进牛魔王肚子里。”邹毕兆说的正是四渡赤水的生动写照。

  1935年3月21日,红军四渡赤水,蒋介石当晚调动多达40万大军围堵,而红军当时还不到3万人。3月21日24时,蒋介石给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拍发“劭密”密电,云南省政府3月22日凌晨1时收到,而3月22日13时即被邹毕兆等人破译送到面前,3月22日22时变成红军的《敌情通报》。敌军统帅密电被破译,同一天变成我军《敌情通报》,敌我双方都留下直接文字证据的两封密电,在世界战争史上,绝无仅有。

  3月24日,邹毕兆等人又破译敌报,蒋介石由重庆飞抵贵阳坐镇指挥,而贵阳仅有九十九师的4个团。立即指挥红军掉头南下,直逼贵阳。4月2日,蒋介石密电“显有东窜之势”又被破译。于是再派部分兵力向贵阳东北瓮安方向佯动,故意让敌机发现。蒋介石愈发坚定了他的错判:红军要到湘西!紧急命令各路军日夜兼程东进。4月9日,红军在贵阳以东20公里处突然转向西南,从敌军防线多万大军眼皮底下,经云南北上抗日。4月23日,红军已经进入千里之外的云南,蒋介石才大梦初醒!

  对邹毕兆等人说: “掌握的敌人情报很及时,工作做得不错。走夜路是要打个灯笼的,红军长征也得有个灯笼。那就是准确及时的敌人情报。”

  《红军反“围剿”时期设立的红星奖章》 李静 《军事历史研究》2014年02期

  《“玻璃杯押宝”——记中央红军破译英雄邹毕兆》 路福贵 《党史文苑》2017年第7期MRO集约化供应商咸亨国际拟首次公开发行4001万股股份